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宋家王朝》出版后被批驳风波

作者:未知

  1985年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Sterling Seagrave)著《宋家王朝》(The Soong Dynasty) ①在美国出版后,很快成为畅销书,并出了好几个中译本(包括新华社内部本)。该书出版后在美国书界和华人社会影响很大,也因其立场和观点,引起宋美龄和蒋经国为代表的台湾当局的格外关注和强烈义愤,他们一个在纽约一个在台北,就如何批驳该书,商量对策频繁往来函电,并发动台湾史学界和美国有关历史学者予以批驳,前后历时一年多。这场针对《宋家王朝》的批驳,既是蒋宋家族对大众历史书写的不满表达,也从侧面反映了国共历史分歧和两岸对峙对台湾国民党主政者的影响。
  《宋家王朝》在美出版和台方反应
  斯特林?西格雷夫,生于美国,成长于中缅边界,先辈在东方生活了近两个世纪。早年作为在亚洲的调查记者,服务于美国多家主流报刊媒体。除著有《宋家王朝》一书外,还有《雅马拓:日本帝国家族秘史》《黄雨》《慈禧太后》《黄金战士》等。
  对于《宋家王朝》一书,西格雷夫自称为写作而构思了很长时间,向美国国务院、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局和美国陆军总部借阅了很多档案,翻阅了时代出版公司和国会图书馆的很多资料,他本人还实地走访了上海、北京、台湾等地。该书从上??夹雌?,写了宋耀如的早年经历和发家、孙中山的革命,一直到1975年蒋介石去世宋美龄移居美国及1981年宋庆龄去世,全书重点在1949年以前。作为历史题材的书籍,作者在卷首明确表示:出于某些原因,决定不把《时代》杂志创办人亨利?卢斯夫人、项美丽、陈香梅等宋氏家族的盟友的观察和“知道的内情”写进去。西格雷夫的写作意图,就是要揭露蒋介石和宋氏家族过去被美化的阴暗面,剥去它们所谓漂亮的羽衣,他还把宋家的成功,归因于“一些不属于这个家族的影子人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青帮头子杜月笙以及一帮按他的意旨办事的人。杜本人几乎算得上是宋氏家族的成员”。 ②
  《宋家王朝》出版后,在美国书界和学界反响很大,耶鲁大学历史学家史景迁在《纽约时报》发表长篇书评,很快引起台湾驻美机构的关注,进而引发了宋美龄、蒋经国对该书的强烈愤慨,他们甚而发动台湾史学界和美国有关学者撰文进行批驳。西格雷夫本人并非历史学者,《宋家王朝》也非一部严谨的史学著作,为何引起蒋宋如此强烈的反应呢?
  1975年蒋介石去世后,年近80的宋美龄移居美国,台湾国民党政权很快移交到蒋经国手上。世易时移,1979年1月中美正式建交,压力之下为稳固政权,台湾当局不仅反对“台独”势力和大陆的统战政策,对报纸杂志上涉及1949年以前的中国近现代史或有关蒋介石的文章,都非常敏感。此前的江南案尚未完全平息,又出了一本《宋家王朝》,“揭露”的宋家、蒋介石都与中国近现代历史紧密相关,台湾当局不会听之任之的。该书在美出版后,居于纽约的宋美龄或许已有所知晓,但她是在蒋经国来电后才不断发表指示和看法的。
  3月14日蒋经国致电宋美龄,转来台湾“外交部”驻美代表钱?偷缥模?禀告并请示“母亲大人”。内称:
  《宋氏朝代》一书污蔑毁谤实令人发指,此无疑为“共匪”之所教唆支使。目前对案拟:(一)即就原文研究分析摘出其邪恶虚伪,以便根据第一手史料逐一严正驳斥;(二)认为书评仍有必要,因驳辩成书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为表示适时反应,以免误解为我方无意反驳,甚而讥为反应迟钝,故宜先有书评并同时以读者投书方式,分以中英文?l表,较见近效;(三)专书剖析即日开始着手并赋以学术性与权威性,国内方面似可请由“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吕实强同志(再前一任所长即为梁和钧,梁先生惜已逝世),再由党史会约同学者专家组成工作小组支援其搜集资料撰写纲目,以至内容文字(必要时恐须派员赴史丹福大学研究文舅档案以及美国国会图书馆有关史料)。美国方面同意钱代表意见,以与纽约州瓦萨学院之吉林教授(DONALD GILLEN)合作为宜,吉林将于五六月来台作访问研究,如得其首肯,当即进行商研写作计划,初稿成编再请刘师舜大使润色。惟如在欧美出书恐需时二三年,甚至过之。以上拟议,谨请母亲指示。如属可行,当责由党史会会同驻美办事处办理。肃叩福安。儿经国跪禀。三月十四日③
  宋美龄接电后,3月17日两次致电蒋经国,短电要求派蒋孝勇到纽约,“面授”与蒋经国商酌之事;长电表示赞同批驳计划,连带再次指责中共的宣传和陈伯达的《四大家族》“推波助澜之祸殃”,继而说“此次《宋氏朝代》为续本,所涉及人除余及良舅外,均已先后作古,非抨击之对象,但何以对总理宋氏及父亲(即蒋介石,宋美龄、蒋经国电文中如此称呼――引者注)仍攻以亵狎谰言絮絮不休?乃匪利用他人隔江观火之心理,将过去人物作衬托,希图打垮国民党及政府?!?宋美龄的愤怒、悲伤之情跃然纸上,进一步将《宋家王朝》提到“打垮国民党及政府”的政治层面。随之,台湾成立专案小组,由中国国民党党史委员会主任委员秦孝仪领衔,组织开展对《宋家王朝》的批驳。
  台湾七位历史所所长的联合声明
  台湾专案小组成立后,加紧史料收集与辩驳工作,基本思路一是撰写书评和投书;二是慎重撰写批驳文字以广告方式在《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上刊登,“务使读者得出正确之判断”;三是约请专家学者从立破两方面书写,立的方面以孙中山、蒋介石贯穿全局成书,破的方面“揭穿毛朱刘邓之邪恶反复本质为主”(1985年4月5日蒋经国电宋美龄)。
  4月20日,广告方式的批驳文字完成定稿,台湾七所科研机构的历史所所长联合签名,题为“对《宋氏朝代》(The Soong Dynasty)歪曲中国近代史实的声明”,台方当天接洽《纽约时报》全美版及《华盛顿邮报》刊登事宜。   5月台湾先后重点推出的七位所长联合声明、黎东方署名的小册子,效果并不理想?!拔跎俣怨抑鹕恕?,台湾方面若干“读者投书”和“英文书评”陆续写成并发表,既定的批驳撰书计划如期进行(1985年5月30日蒋经国电宋美龄)。 当时,宋美龄在美国注意到CNO电视公司将制映《宋家王朝》,会影响极大,而黎东方要6个月撰成书,“远水救不及近火”, “须寻得中立分子不断发表文字才是”(1985年5月27日宋美龄电蒋经国)。
  其实,3月14日蒋经国给宋美龄电报中,就计划请美国纽约瓦萨大学(Vassar College)的唐纳?吉林批驳撰书。吉林早年曾是哈佛大学历史系教授费正清的学生和助教(据说后来师生关系并不融洽),1967年出版《阎锡山在山西(1911-1949)》。1985年6月,吉林完成批驳大纲,并很快到台湾,与有关学者商谈“两个伟人”写作计划。宋美龄看到吉林撰写的大纲后,分别于6月12日、17日两次发给蒋经国评审意见,基本意思就是不太满意。宋美龄指出大纲中的错误,如“再次捏造”蒋介石与青帮杜月笙有不解之缘;希望吉林能对杨虎城之死、邓演达之死、蒋介石前半生之生活和台湾二二八事件的真相“均须直陈公诸”,特别是对蒋前半生生活以“不避不讳态度,坦实言之”(1985年6月12日宋美龄电蒋经国)。
  在评审意见中,宋美龄对吉林大纲中提出的286处“须予以阐明或代其作答者”进行了归类汇总,特别对外??财政顾问和金圆券问题进行了解释:“在民国廿五年(应为1934年――引者)美国提高银价,在华外国银行将我银元大量运出,因熔化后仍有利可图,现存诸英银行。仗其在华之侨民及金融势力作祟为最,英政府饬令英国银行派员来华襄助挹注,其派来之Leith Ross(即李滋罗斯――引者)及Rogers。经贝淞荪之策谋,冀能借外人力量控制财政人士,乃采用告洋状办法,再由罗其士面向父亲诓说财政当局不可能担任财经重任,经父亲告伊英政府命令在华英银行必须顺手中国政府金融政策及法令,我政府感其诚意,至于人事乃我政府之决定,非外国所能顾问者,若非父亲当时坚毅坦诚及高瞻远瞩,未允其请,则我八年抗战何堪?设想大陆之失,金圆券当负责任,无可讳言?!钡蟾傥侍馓?,宋美龄深表无法逐一阐明或作答(1985年6月17日宋美龄电蒋经国)。
  蒋经国将宋美龄意见转给吉林后,吉林“表示不为人作嫁”,拒绝参与撰书。两个月后,台方对吉林虽礼遇,但“束之高阁矣”(1985年8月14日蒋经国电宋美龄)。
  在委托吉林撰书同时,由吕实强出面邀请他的老师韦慕庭(Clarence Martin Wilbur)参与撰写“国父与父亲两大伟人”。韦慕庭,中国史研究专家,曾任职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中国历史,发起中国口述史项目,1976年出版专著《孙中山:壮志未酬的爱国者》。9月份韦慕庭到台湾,有过写作计划上的沟通,但最后仍婉拒。无奈之下,宋美龄指示蒋经国不必再请美方教授(1985年11月4日宋美龄电蒋经国)。
  洋教授们不肯合作撰书,但并不影响他们撰写书评。11月底,蒋经国向宋美龄报告说,“韦慕廷、马若孟、顾贝克、葛林(即吉林――引者注)等皆已投出严正之书评,惜部分被拒登,部分仍可能以小册子方式出之云。(1985年11月22日蒋经国电宋美龄)”其中吉林著《歪曲中国历史――西格雷夫的〈宋家王朝〉》小册子1986年初由斯坦福大学胡佛中心出版。文章开头就断定《宋家王朝》有偏见、不可信,错误百出、完全缺乏历史看法,可以看作是小说而不是历史作品。正文部分,吉林从“西格雷夫的选择性知觉”“西格雷夫有偏见的语言”“西格雷夫缺乏历史观察”三个方面进行了批驳。⑤
  吉林所撰书评得到了宋美龄和蒋经国的认可。宋美龄认为“中肯宏大有力,惜在某些紧要症结及关节处因不知事情之底蕴,只得冉冉道过而不能一针见血”(1986年4月11日宋美龄电蒋经国)。 蒋经国电陈宋美龄表示:“虽史实关键尚嫌不太详尽,但能根据席格雷弗谎言逐条辩驳,应可发生若干矫正邪恶毁谤之作用。以一外国人而能有如此持论,已属难得”(1986年4月17日蒋经国电宋美龄)为扩大影响,台方安排把吉林书评翻译在《世界日报》发表。
  吉林书评出版以前,既定的批驳撰书计划,仍由台湾学者吕实强、李国祁,外加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张侠女士合力进行。同时,党史会副主任李云汉教授赴美查阅档案资料,黎东方的“批判写作”也在进行。
  1985年10月黎东方撰成180余页的英文稿,在洋教授们拒绝、“‘共匪’不断踔厉风发频仍之际”“无其他撰述可用”之际,宋美龄认为黎书是“及时之作”,希望早日面世,或者选择重要的内容先行刊出,对西格雷夫书及措辞见解严重之谣诼进行有力回答。为支持黎的写作,宋美龄不仅向蒋经国表示要孔令侃让出一部分为“姨丈”孔祥熙作传的资料给黎,还特意说明自己1942年访美后因华府催得紧,而宋子文在重庆未能及时到美,“只得诹着令侃抛开其进修,承担文舅之工作。其当时因随侍余之左右,经历其事,故对席书中之歪曲?辞可作有力反证及解释”。但对黎之书名字,宋美龄建议用“国父与父亲”姓名而不用“伟人”,否则给人偏颇之感(1985年11月4日、11月19日宋美龄电蒋经国)。
  11月20日,宋美龄致电蒋经国,再次对黎东方书中有关史实和人名拼写进行了纠正,如宋子文非哥伦比亚大学博士,荣誉博士学位是耶鲁大学和上海圣约翰大学的。说孔祥熙晚年“郁郁客死纽约北部某镇,实非事实”??紫槲跞ナ狼坝薪哪甑氖奔洌?962年10月至1966年2月)在台湾居住,当时孔身体不好,宋美龄说“我家中大小均亲切关注其饮食起居”。1967年8月孔在美纽约去世,宋美龄在蒋纬国陪伴下赴美参加了葬礼,蒋介石亲撰悼文,宋美龄认为悼文“列举荦荦大者,不烦分别,缕述其挚,悼亡流露无遗。余当时在美阅文后为之动容” 。两天后,蒋经国电陈宋美龄,黎东方英文稿多旧闻平铺直叙不能发生澄清作用已请其改写。


常见问题解答